あおわ

念作阿哦蛙(x
都是xjb写
和xjb摸的cp向鱼

时间旅行 04 | 邕圣祐 x 金在奐

00-02

03

前文比之前有点小修改w


你的视线越过跟前的人群,穿过他们高举的手臂和燥热的空气,看到了舞台中央抱着吉他的歌手。

光束汇聚在他的身上。

琴弦的振动透过音响像潮水一样淹没人群,世界却变得和他的歌声一样安静。

你四周的黑夜为了应和他声音里的魔法,渐渐被扩散开的星光点亮。

是错觉吗。

你们的视线在悲伤的歌声里交汇了,隔着闪烁的星海,停留在那里。明明是素昧平生的歌手唱着从未听过的歌,却偏偏能生出是在唱给自己听的误解。

一曲终止,新的乐队上台演出。空气再次被渲染出迷幻斑斓的色彩时你也依然没有回过神。

直到身前的人潮被什么分开,那个人来到你的眼前。


这是你第一次见到他。




04


“......好吧。”十六岁的青少年金在奐听着眼前成年人的相亲言论只想趴进桌子里。


“不如我们先来彼此熟悉一下。”邕圣祐显然对这种假装正在相亲的事情很热情,马上投入进了自己的表演,语气熟练地带上一层撒娇的意味。“我来说我对在奐的认识。当然为了保持神秘感我只说一点点哦。姓名,金在奐。”

“嗯。”

“年龄,十六岁。”

“嗯。”

“梦想,歌手。嗯吉他弹得很好。”

“你怎么知道,然后呢……?”

“很可爱。”这就开始总结了。

“好了你不用再说了。你怎么和我一点都不熟。”


“还是很熟的,只是以后的事情要保密的嘛。”邕圣祐笑,“不然在奐生长期到十六岁就已经停止了只长到了17.....代就没再长了的事情在奐现在知道了不是很不好吗。”

“呀!”金在奐感觉自己在邕圣祐面前简直难以维持礼貌,干脆把敬语都收了起来。

邕圣祐看着金在奐气鼓鼓的样子忍不住得寸进尺,“可是在奐不也没把小时候尿裤子不小心被我看见这种事情告诉我吗。”

“阿西吧没有尿裤子!”金在奐想咬人,“叔..呸..哥被六岁小孩每天打得从床上起不来这种事情告诉你万一你不来找我怎么办。”

对面的眼神瞬间从戏弄变得认真,像是温热的眼神接触到冰咖啡的低温,化成朦胧的雾气。“不会的,不管在奐变成什么样我都会来找你的。”

邕圣祐说。


金在奐尖尖的耳朵被突如其来地那么一下戏弄得有点红,结结巴巴地转移话题,“你这么说很可疑啊……”

“嗯?”邕圣祐的眼睛很大,笑起来的时候像某种纯真的极地生物。

“邕圣祐先生我现在合理怀疑你在2017年前后在我这里欠下一笔巨款,携款逃窜的时候无意中穿越了时空所以就试图利用年幼无知的我的同情心..让我对你欠我钱这个事情不再追究.....好像很有道理。虽然我现在没有钱,但是也不是不存在我出道之后专辑卖掉一千万张然后一夜暴富的可能性嘛。”

金在奐看着窗外随口扯淡,说着说着忍不住陷入了对未来的畅想。


“在奐啊你应该注意到人性里除了对物质的追求更多的部分是人的情感比如说爱。”

“那你爱我吗?”

“我爱你。”邕圣祐很认真。


金在奐脸红。“这种话不要用那种表情随便乱说……我们刚不是都在开玩笑吗开玩笑。”

“我可是很认真的。到我爱你为止都非常认真。”

“啊啊啊别说了。”凌晨狗血剧的对白听得金在奐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只是觉得耻度太高,捂着脸不想面对现实。


邕圣祐在金在奐的眼神飞快地逃离开的他的瞬间放松了脸上的微笑,眼神里烫人的笑意也随着那一瞬的放松消散了一点,变得沉静而温柔。


除了与最初相遇时的金在奐之外,邕圣祐总是觉得,他们两人之间的相处好像都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而事实在第一次时间穿越之后,他才认识到,也许一开始那个和自己短暂而热烈地相爱着的金在奐,大概也并不能如当时自己一般毫无保留地对待两人的关系。

当时的金在奐是带着如何的负担和秘密,故作轻松地爱着自己,他此刻也正是以类似的苦涩又不甘心的心情面对着眼前的金在奐。

精心计算地设定好的夸张相遇,思前想后地说出每一句看起来漫不经心的台词。

他害怕走错了某一步错失了金在奐的喜欢,却又不知如何面对那个他刚逃离的未来——哪怕金在奐总是知道着只会给他带来伤心未来也不顾一切地选择了自己,哪怕他能给金在奐的愉快的记忆也只有这些他们相遇之前的所有过去,他也依然因为想要逃避金在奐因为自己而悲伤的样子,对这个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单纯地有几分喜欢着自己的金在奐犹豫不决。

然而在眼前的金在奐回报以他笑容的时候,他还是不由自主地被那种生动的情绪感染,无法控制地想要投入进让金在奐爱上自己的念想里。


邕圣祐没有发现金在奐看了自己很久,直到金在奐伸手戳了戳他,才回过神来。

金在奐看出他的纠结,有点不知所措,只能慌忙地找新话题。

他一会问问邕圣祐这几天都干了什么,一会问问邕圣祐一会要去哪。

比如说“你的身份证不是才十七岁吗可以用吗?”之类的。

“你的意思是我现在看起来比十七岁老很多吗?”邕圣祐反问,金在奐看着眼色不敢回答,邕圣祐又自己接着说,“...所以一般我就说我是老颜。”

金在奐噗地笑出声,“不过十七岁不会和二十几岁差太多啦。就我感觉我现在和你钱包里那张照片还蛮像的……”好像又说了什么尴尬的话。


“对哦…你还见过这张照片。”邕圣祐拿出钱包里的相片对着金在奐比划,会动的金在奐捧着脸对他努力睁大下垂的眼睛,眨巴了一会忍不住笑起来,照片里的金在奐抱着吉他坐在他的床头弹琴,在他按下快门的时候碰巧地抬起头看他,明明是没有什么表情的瞬间,却看上去很柔软。他总是觉得金在奐的神情里常常有一种难以描述的生动,让他忍不住想要用相片捕捉下来,却总是不及眼前活动着的金在奐的可爱。

“不过拍得不太好。”他解释着。


金在奐从邕圣祐手里拿过照片,仔细地看了看,“很好看的。”未来的金在奐。他心里想着,却又忍不住害羞起来。他总觉得比起是定格在那一瞬间的自己,那更像是邕圣祐那一瞬间注视着自己的视线,通过光和透镜的折射在特定的介质上停驻成永恒,以至于跟随着他一起穿越了时空,来到现在的自己眼前。而相片里的那个金在奐,也一定抱有着比此刻温柔了太多的情绪,面对着那个注视着自己的人。


金在奐耳尖有点烫,递回照片之后赶紧转移话题,“不过哥有去看过家人吗。虽然会碰到过去的自己什么的但是知道自己将来会穿越时空这种程度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吧。”

“我去过了。”邕圣祐笑了起来,一边说着现在的事情一边说着十七岁时的回忆,“我妈……我不太敢和她说话,就在家楼下站着。她在阳台收衣服的时候看到了我,可能距离有点远,她也没有注意到。她是觉得我逃课就站在阳台上训了我一顿,我还来不及解释她就气乎乎地抱着衣服走了,过了一回又出来让我好好上学不要翘课,就是翘课是回家看妈妈也不行。之前,就是我十七岁的时候,她就因为我翘课的事情训我特别多,我当时很奇怪她是怎么知道的。不过我也是真的翘课,去和朋友去网吧打游戏。但我还是个孝顺的儿子的,所以我想他们有那个我陪着就够了吧,就虽然很想念他们,也不能给他们增加过多的担心了。”


那人谈起家人的时候的语气柔软而带着轻松笑意,说起家人的事也滔滔不绝,让金在奐有点说不出地羡慕。不过好在这个天上掉下来的无家可归的邕圣祐,可以陪着自己,他想了想,没忍住发出了同住邀请:“圣祐哥要不要来和我一起住...虽然我有一个室友..就是丹尼尔..不过他估计不会在意。” 

说完好像又觉得自己管太多了,小心翼翼地看眼色,又补充,“我只是,提个建议…这样你也不用再找地方住。”


“好啊。”邕圣祐答应他。



--


憋了很久的一发更。很短。

不过终于可以开始恋爱和开车了!我好兴奋!

其实我只是想写车才开始写的…但是不知不觉多了很多铺垫。

一点小废话和剧透:

之前有点纠结怎么来解释为什么ong不去找家人而是去找塌…写的时候想的大概就是类似美国众神里那种(不过我没看完它不知道会不会断章取义地误解了什么xD)。对家人而言会认为穿越了时空的自己是家人生活轨迹里多出来的部分,就虽然心里很遗憾也会想让家人维持着正常的生活那种…= =而且说了穿就要剧透嘛,剧透了就,会很担心。而对于爱人而言就是那种忍不住想要插进对方生活的蛮横的占有欲????而且塌一开始也不是很想知道未来的ong的事情因为有点害羞 …后来大概是猜到了也不敢问。

评论(11)
热度(49)

© あお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