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おわ

念作阿哦蛙(x
都是xjb写
和xjb摸的cp向鱼

时间旅行 08

邕圣祐 x 金在奂

时隔许久的短小更新(…… 其实是很早以前写的!!!)


金在奂在淡水租了套民宿,从展厅搭上捷运后,邕圣祐就在漫长的红线上絮叨了一路。金在奂手机里存着方才影展结束处的视频里剪辑掉的部分,他便硬要让金在奂打开一起看。


“本来打算剪在一起的...佑镇说为了你的面子还是不要放了。”金在奂劝阻他,但邕圣祐执意想看,便插上耳机递给他。


画面里的人总是运气不好,尽被拍下一些发呆卖萌烤肉失败迷路和逗狗不成被狗追赶的画面。金在奂在画外音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又在画中人视线移向别处时忽然安静,通过镜头长久地、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在奂你为什么总是拍这些奇怪的...

论一篇全部构思完的东西为什么能憋了半天憋了这么一点。

涨潮之后(并不是03)
但03应该是daniel视角吧😢

姜丹尼尔不知道自己在意识到雨停之前一动不动地站了多久。阵雨过后是雨过天晴猛烈的日晒,漂成浅金色的头发很细,表面被晒得干燥而卷翘,内里却依然湿漉漉地粘在头皮上。身上的衣服在灼人的日光下很快也变得半干,只剩下潮湿而褶皱的下摆。
他站在原地看着同样狼狈不堪的金在奂向他走来,眯着眼冲金在奂笑了笑。
“怎么不撑伞?”金在奂抓起他握着把折伞的手,撒娇似的轻轻拍了几下,“也不来找我。”
“我感觉要下雨就去找你了。”他把头埋进金在奂的露出来的肩窝里,小心翼翼地嗅着,除了雨水在皮肤上蒸发后的气味之外什么也没有。呼吸间的水汽落在金在奂的敏感处,肩颈间折出好看的肌肉...

一点点记录

🙃️…时间旅行写了一半又去写涨潮写了一半去写爵士风情54然后又脑洞了一个同妻渣男的故事……我已经忘了前三篇文我到底想写什么了……

时间旅行想写一个 用短暂的时间爱上了一个人的一生 和 用漫长的时间爱着一个人的一瞬的 探讨摄影艺术的故事 虽然感觉冲突太少了渐渐流水账化😢虽然前面之前修过还是很流水 (太久没有写作也没有如饥似渴地阅读了

涨潮想写个背德黄文 现在不知道是个什么 ...也不想写原来的结局了……但是我只想说里面的1真的是个好人quq虽然没写完我已经开始怜惜 5和4两个人都有问题

二重奏一开始想写爵士鼓和摇滚吉他的吵架日常 后来完整的脑洞里变成一个关于迷雾和其他航道上的灯火的故事

54节发的那...

二重奏

月租35不用保证金。

金在奂心里念着这几个字,在延南洞的小巷子里绕了几圈,手里从汗蒸房门口的邮箱上扯下来的低价租房广告被揉得变了形,终于在一幢二层的小楼前停了下来。


两颗银杏巨大的树冠盖住了房屋的大半,让人不难想象起在它们秋天便会是停留在窗前的被落日余晖烧成金色的云。树叶此时还是葱郁的绿色,映衬着一大丛开得繁茂的凌霄花,从墙缘一直垂坠到地面。


这么个价格这附近的半地下都租不起呀。金在奂想着,将信将疑地拨通了广告纸上的电话,没过多久中介阿姨就乐呵呵地来了。


“租金就是纸上说的,帮忙买蛋挞和分类垃圾不要被罚款就可以了。不过这位朋友真的很吵……所以之前来了好多人,住了几天就搬走了...

涨潮之后 02

他想着安静的背后也许是金在奂和姜丹尼尔应该是跑累了在海滩边停下了休息,他想起那两人亲昵的画面,脸上不自主地堆起难看的笑。


而后海岸的风夹带着潮水声和金在奂的歌声向他涌来。

“如果你也和我一样痛苦的话,我们难道不可以相处地轻松些吗。”


然而两个高中生不得善终的恋情,究竟有什么好辛苦的呢?邕圣祐顺着那忧伤的歌词想着,泄气地伴着海边的嬉笑声翻烤着肉。他记得曾经父亲母亲带着他和金在奂一起在加平的民宿里度假,两人烤坏了几盘的肉后被他父亲罚着整理了一个月的书房。他们就在整理书房的余裕里彼此亲吻和互相触碰,度过一个个短暂的午后。


海边的两个人玩累了便顺着烤肉的味道找了回来。姜丹尼尔夹...

涨潮之后

之前脑洞的狗血的三角恋带来痛苦的故事(。先浅浅地挖个坑

写着写着忽然饿了……(。

野营修罗场来自韩东根的mv 그대라는 사치 在ktv看到的时候总觉得男主和女主有过一点什么就忍不住发散了一下(。


-


邕圣祐看到姜丹尼尔后备箱里的吉他时才后悔起不该贸然答应来当好友和他男友的电灯泡。


原本是自己的玩世不恭的好友忽然收心,还筹划着向他喜欢得死去活来的男友求婚。他只想看看只用了不到三个月就把自称大韩民国最炙手可热的男人姜丹尼尔收得服服帖帖的人到底是什么人物,就欣然赴约来当他们的见证人。


姜丹尼尔的男朋友他没有见过,只知道是位新近走红的歌手。他开车到了...

时间旅行 07 邕奂


07

邕圣祐习惯在离开每一个时间点的时候闭上眼睛。
2003年的金在奂躲着不肯见他,他便和这六岁的孩子赌起了气,收拾干净住了一年的小屋塔房就带着罐糖纸乘车回了在仁川的家。

初春还冷,还下了一会雪。他在家楼下等了会,直到相册里年轻的父母和年幼的兄妹在眼前生动起来,吵吵闹闹地离开他阔别了许久的家时才偷偷摸了备用钥匙进门。冬凉夏暖的屋子里有点冷,他藏好那罐写着“给邕圣祐的一生挚爱”的糖纸就躺在自己儿时的床上闭上眼睛。

“我回来了。”他小声说,耳边仿佛有仁川海岸的浪潮声。

潮水声被海潮般的陌生语言替代时他睁开了眼,浓重的金红色便猝不及防地涌了进来。不大的庙里金灿灿的神像红色的蜡烛和略显老旧的红色灯笼亲密地紧挨...

时间旅行 06

06


邕圣祐前一秒还在开着车,后一秒就站在了家中几乎被水浸透的地板上。

溢满血腥味的湿热空气让他难以呼吸。


急救结束医生通知他病人暂无生命危险时他还是没有从明明在电话里笑着说在家里等着他的恋人险些在自己面前永远离开自己的震惊中清醒过来。

等他在手续上签字,护士善意地告诉他一个看上去相当荒谬的日期时,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几个小时前他分明还停留在2017年暴雨的盛夏,而此刻却是一年之后秋末。


-


邕圣祐很不愿意去回想自己第一次穿越的经历。


金在奐醒过来的时候除了一句“抱歉,吓到你了。”便没再对他解释什么,只是执意要出院回家。


夜半的纽约下着雨,两人坐在...

1 / 2

© あお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