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おわ

念作阿哦蛙(x
都是xjb写
和xjb摸的cp向鱼

时间旅行 08

邕圣祐 x 金在奂

时隔许久的短小更新(…… 其实是很早以前写的!!!)


金在奂在淡水租了套民宿,从展厅搭上捷运后,邕圣祐就在漫长的红线上絮叨了一路。金在奂手机里存着方才影展结束处的视频里剪辑掉的部分,他便硬要让金在奂打开一起看。


“本来打算剪在一起的...佑镇说为了你的面子还是不要放了。”金在奂劝阻他,但邕圣祐执意想看,便插上耳机递给他。


画面里的人总是运气不好,尽被拍下一些发呆卖萌烤肉失败迷路和逗狗不成被狗追赶的画面。金在奂在画外音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又在画中人视线移向别处时忽然安静,通过镜头长久地、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在奂你为什么总是拍这些奇怪的画面。”邕圣祐一边看一边辩解自己其实真的不是这样的,他看了一遍又回头重新开始,听着耳机里的人的笑声也跟着笑起来。手持dv和手机拍摄的画面晃动而不安定,却从未从他身上移开视线,邕圣祐看着金在奂装作漫不经心看着窗外的柔软侧脸,心里也软乎乎的。


“原来你这么喜欢我啊。”他心里想着,嘴上也忍不住带着点自得地意味说了出来。


“嗯。”金在奂不和他斗嘴,没有否认,挽着邕圣祐的胳膊软软地靠在他的肩膀上,“我就是这么喜欢你啊。” 


淡水河边晚风悠扬。两人无所事事地在日落的金色余晖里发呆。金在奂靠在邕圣祐里有一段没一段地哼歌,什么“汉江边畔人潮熙攘,穿着情侣装的男女来来往往。在夜色里鼓起勇气握着你的手,你却只看着便利店门口的泡面机”之类的。明明在一起的时间相当的短暂,他也只想虚度光阴般地和邕圣祐一起随便地度过。


“啊...螃蟹!”邕圣祐拍拍金在奂,让他看水边。两只螃蟹一前一后延着水下的水泥阶边缘轻快地爬着,转眼间爬到了礁石中翻山越岭了起来。


“它好像你啊。”金在奂指着明显瘦小的那只,看着它似乎在礁石堆中迷路又被绊了个趔趄,忍不住一边嘲笑一边心疼,看它落后另一只太多时还小声打气。


邕圣祐伸手揉揉他的头发,顺势把人搂在怀里。金在奂看着邕圣祐的腕表,秒针缓缓地走着。


“真好。”金在奐想着。他们的时间足够骑着单车追逐落日,足够牵着手从街头吃到巷尾,足够为了100台币的t恤用不熟练的中文讨价还价,足够在南国夏夜和煦的晚风里没完没了地闲聊和亲吻。


“要不开车去山上看日出?”他这么计划着。奈何天不遂人愿,雨天接踵而至,环岛和日出都只能先搁置。


他们在邕圣祐走之前一起去平溪放了天灯。拿起毛笔时默契地词穷,写完一个画了个闪烁着大眼睛的天使邕圣祐,一个画了个狂野抽象的歌手金在奂。


“我感觉自己在等级上被牵制了。”金在奂对比了两个图,不甘心自己只是个凡人,一定要邕圣祐加点什么。转眼歌手金在奂就多了一对毛茸茸的狗耳朵。


白天升空的天灯像个跑丢的气球。金在奂看着它渐行渐远,才想起自己忘记了许愿,忙问邕圣祐有没有忘了。


“我许了个愿。”邕圣祐拉着金在奂的手,抬着头看着渐行渐远的天灯。

“希望你能爱上别人。希望你幸福。”

金在奂听到他的愿望,一时无言。明明此刻依然肩并肩手牵手,他却清楚的明白他们之间所拥有的只是有限的时间。在数分后他又会变回那个永远失去了自己爱人的金在奂,去等待下一次无法预估的再见。

但是他却不想放弃。金在奂这么想着,抓紧邕圣祐的手,仿佛抓得越紧,邕圣祐就能在自己身边停留更久。

邕圣祐笑了,压低声音,用近乎撒娇的轻柔语气说着:“但是我后悔了。”

他不敢看金在奂的眼睛,怕接下来就遇上犹豫的眼神。

“我是不是太自私了,想让你一直喜欢我什么的。”

“想下次见到你,你还是我的。我可以一如既往地拥抱你,亲吻你,不论你身处何处。”


-


这篇文一直懒得写的原因就是因为大纲太早写完了quq 没啥人物冲突只有爱情故事啥的写着写着丧失了激情!

而且主要是这篇文!!的剧情…… 基本上沙漏这首歌出来之后 就等于被本尊剧透了 基本上整个结尾就是这样子哈哈哈

 

评论(4)
热度(26)

© あお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