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おわ

念作阿哦蛙(x
都是xjb写
和xjb摸的cp向鱼

一点点记录

🙃️…时间旅行写了一半又去写涨潮写了一半去写爵士风情54然后又脑洞了一个同妻渣男的故事……我已经忘了前三篇文我到底想写什么了……

时间旅行想写一个 用短暂的时间爱上了一个人的一生 和 用漫长的时间爱着一个人的一瞬的 探讨摄影艺术的故事 虽然感觉冲突太少了渐渐流水账化😢虽然前面之前修过还是很流水 (太久没有写作也没有如饥似渴地阅读了

涨潮想写个背德黄文 现在不知道是个什么 ...也不想写原来的结局了……但是我只想说里面的1真的是个好人quq虽然没写完我已经开始怜惜 5和4两个人都有问题

二重奏一开始想写爵士鼓和摇滚吉他的吵架日常 后来完整的脑洞里变成一个关于迷雾和其他航道上的灯火的故事

54节发的那篇中间删掉的一点点


金在奂的一天总是从中午开始。实音科的学费太贵,他有一半的时间都在便利店和咖啡厅打工凑学费,累得要死要活,学业也搞得乱七八糟。他在朋友的劝说下休了学在弘大的学院做全职的声乐和吉他老师攒钱,下午两点半开始在学院的学生上课,一节课一个小时,接触到的学生大多都是业余,有在附近上大学的学生,有还在上语学堂的外国人,还有想要当歌手初中生。他教着刚摸琴的学生们像是教牙牙学语的孩子,这些稚嫩的言语比起刷条码时枯燥的机械声或者整耳欲聋的碎冰机噪声,多少让人听着有点暖洋洋的欣慰。上完课多余的时间他就去朋友的studio里帮忙录音,金在奂的乐感好,敲玻璃瓶都能敲出花,还能顺便帮忙录人声。

他们一起住的时候他总是在失眠的夜里时间里羡慕自己的朋友。对方总是沉醉于和艺术系的朋友一起做与装置结合的交互性音乐,时常拉着他去采样各种在他看来乱七八糟的乐声,雨、车、汉江边陌生情侣的争吵,又时常拉着他一起练习异国陌生的发声方式,再借由算法和随机编织成乐曲、光影、机械的运动、反馈的触感和气味。

金在奂不喜欢这种形式,却时常羡慕他能对自己向往的音乐有清楚的认知,同时也受困于搅合进朋友的追求后,由不自觉的比较中产生的落差和焦虑感。然而找到自己方向对于囿于生活的他似乎是种非常奢侈而遥远的梦想。

喜欢音乐并似乎擅于音乐这件事金在奂从未否定过。他能娴熟地演奏各种乐器,气息安稳声线悠扬地完成一首歌,但是似乎总有哪里差了什么。而他总是惯于单打独斗,一个人在音乐的世界里摸爬滚打,连一起迷路的同伴都没有。吉他能缓解他从音乐里感觉到的焦躁,却又时常觉得自己和这件乐器之间也仍然隔着片布满迷雾的旷野,他看不见边界也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前进,似乎四周都是阻隔,又都是通路,而他在这种矛盾里停滞不前。


...


他和音乐之间横亘的是迷雾丛生的荒野,而邕圣祐放荡随性绚丽而烂漫的鼓则是迷雾尽头的灯塔。他在走向那束光的过程里,一点一点拼凑着自己的存在和语言。



写完才觉得这不是我本人吗😢
一开始的版本是塌最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音乐 但是没想好结局
后来时间来不及就变成傻白甜了

评论(4)
热度(7)

© あお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