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おわ

念作阿哦蛙(x
都是xjb写
和xjb摸的cp向鱼

涨潮之后

之前脑洞的狗血的三角恋带来痛苦的故事(。先浅浅地挖个坑

写着写着忽然饿了……(。

野营修罗场来自韩东根的mv 그대라는 사치 在ktv看到的时候总觉得男主和女主有过一点什么就忍不住发散了一下(。



-


邕圣祐看到姜丹尼尔后备箱里的吉他时才后悔起不该贸然答应来当好友和他男友的电灯泡。


原本是自己的玩世不恭的好友忽然收心,还筹划着向他喜欢得死去活来的男友求婚。他只想看看只用了不到三个月就把自称大韩民国最炙手可热的男人姜丹尼尔收得服服帖帖的人到底是什么人物,就欣然赴约来当他们的见证人。


姜丹尼尔的男朋友他没有见过,只知道是位新近走红的歌手。他开车到了野营的营地,只看见姜丹尼尔一个人。

“他临时有个行程等会坐ktx来,等我们先收拾好了我再去车站接他。”

他笑着说演艺人果然很忙,帮忙打开丹尼尔后备箱取帐篷的时候才楞住。被贴纸和丙烯笔涂得花里胡哨的吉他箱只比印象中更陈旧一点,只是原本写着两个人名字的地方被刻意地用黑色的喷漆覆盖了,在一片色彩斑斓里显得突兀而沉默。


那里面装着的吉他的背带上曾经有他歪歪扭扭写的一行字,祝在奂梦想成真,爱你的邕。


姜丹尼尔搭好一顶帐篷之后兴致勃勃地跑回后备箱,见邕圣祐对着后备箱里的吉他发愣,便宠溺地解释,“在奂…我男朋友的吉他,他出门总是要带着。”


“不愧是歌手呢。”邕圣祐觉得自己大概是在笑,还好远处的海潮声起起伏伏,掩盖了他声音里的颤抖。他帮着姜丹尼尔把后备箱里的烧烤架和另一顶帐篷布置好,然后又打开自己的后备箱给姜丹尼尔确认他藏着的玫瑰和烟花。


没过多久姜丹尼尔的电话响了。这边大狗似地对着电话那头撒娇,亲了几次才要挂断。

“要去接他了吗?”邕圣祐问。

“他说在ktx上碰到了自己的歌迷大叔非要送他过来。现在快到了……”姜丹尼尔话音刚落就听到远处有人在叫自己,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乐颠颠地跑了过去把人一把抱住。


邕圣祐偷偷打量着不远处从姜丹尼尔宽阔的肩膀后露出的发顶。那对恋人的眼里只有彼此,他不用隐藏自己就像是隐形人般。


“差点忘了…”姜丹尼尔旁若无人地搂着金在奂亲昵了半天,闻到风带起的烧烤架上的烤肉味才想起自己的朋友,忙给金在奂介绍,“在奂这是我的朋友圣祐。就是我和你说长得超级俳优相的朋友,是不是很帅。”


“你好,我是尼尔的男朋友。”金在奂的语气带着礼貌得体的生疏,也没对他伸手,只是用带着明显所属关系的词汇介绍了自己。


“你好。”邕圣祐也只是飞快地抬头看他一眼,又低下头烤肉。

“你别看他这个样子其实很认生的。”姜丹尼尔笑道,“不过圣祐对国内音乐没兴趣,是不是没听过我们在奂的歌。”


“嗯…”邕圣祐随口扯谎,“不过之前和你在咖啡店的时候听到过。”他在余光里捕捉到金在奂脸上微小而一晃而逝的失落,便稍微获得了点勇气,抬起头来故作自然地和姜丹尼尔对话。


金在奂不知何时松开了和姜丹尼尔牵着的手,双手插着口袋,低着头看着架子上发出滋滋声响的肉。

“焦了…”他小声提醒,调味牛肉滴着油带一道火舌遍把边缘燎上了一点焦痕,他伸手去拿一边的夹子,却碰到邕圣祐冰凉的手,又像碰到火般收了回去。


姜丹尼尔一直盯着金在奂没来得及卸妆地侧脸看着出神,只看到金在奂反应很大地收回手,以为他真烫着了。

“疼吗?”姜丹尼尔问,抓起他的手看,没见到伤痕便拉到嘴边安慰似地亲亲,“怎么哭了?”

邕圣祐听到后半句也抬起头看。

“啊…没有。”金在奂想否认,只是眼泪流了太多,声音和呼吸也变得急促。他用力地屏住呼吸,过了一会终于才开口,“刚应该是被烟熏到了。”


“那就好。”姜丹尼尔凑过去亲金在奂的眼睛,把金在奂搂在怀里。邕圣祐愣在方才金在奂的眼泪里,闻到牛肉的焦糊味才缓过神来。


“诶呀焦了……”他不好意思地说着,手忙脚乱地把烧焦的肉夹出来。姜丹尼尔笑着放开金在奂去帮忙,又被迎风带来的烟熏了一眼,赶紧拉着金在奂跑路。


邕圣祐见两人不一会就跑到海滩边嬉闹起来。他没戴眼镜,两人没走多远就和焦外的景象一起散开,在远处和波光一起汇成看不清模样的白点。他低下头继续为三人的午餐奋斗。工作日的野营地只有他们三人,周围安静地只剩下油脂滴到碳上的恼人声响和头顶飞过的海鸥的交谈声。


他想着安静的背后也许是金在奂和姜丹尼尔跑累了在海滩边停下休息,他想起那两人亲昵的画面,脸上不自主地堆起难看的笑。


而后海岸的风夹带着潮水声和金在奂的歌声向他涌来。

“如果你也和我一样痛苦的话,我们难道不可以相处地轻松些吗。”*


---

* bigbang的if you 👌


评论(21)
热度(130)

© あお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