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おわ

念作阿哦蛙(x
都是xjb写
和xjb摸的cp向鱼

[小修改]时间旅行 03 | 邕圣祐 x 金在奐

00-02 前文内容小修正。

9.17小修改。加了一点内容w。

前方思维活跃的十六岁忧郁少年金在奐警报。


03



邕圣祐不自在地调整了一下过于紧身的皮裤,脖子上的豹纹纱巾,扶了扶半挂在脸上摇摇欲坠的夸张墨镜,尴尬地看了一眼橱窗外的金在奐,然后僵硬地别开视线假装没看到那个笑得捂着肚子的男孩子。


金在奐笑了好一会,扣了扣邕圣祐脸正前方的玻璃,用口型比划着,“下班了在对面的咖啡店等你,请你喝咖啡”。


邕圣祐皱着眉直摇头,一脸“你是谁我不认识快走快走”。金在奐不理他,又冲着他的脸比了个ok的手势。邕圣祐一脸一万个不愿意,又用脸比出“好吧好吧答应你了”,然后扶正大圆墨镜再也不愿面对现实。


一个人的五官怎么能这么乱用呢。金在奐在去教会的路上还是笑得肩膀直抖,三步一回头地对着大甩卖的服装店直笑,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大笑出声,甩下一条街的足够绊倒行人的杠铃般的笑声。


金在奐在六点教会帮忙结束之后立马就在咖啡店门口等到了终于恢复正常人打扮的邕圣祐,偷笑着对着那人影视剧俳优的视觉效果脑补了方才橱窗里的一身装扮,差点破功又在咖啡厅门口大笑出来。邕圣祐也不尴尬,抱着手臂认真地看着金在奐笑,看着看着自己也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


金在奐笑了一阵之后发现对方正带着笑非常认真地看着自己,脸不由得有点热,赶紧拉着邕圣祐进了咖啡店。


“两杯冰美式。”金在奐看了一眼邕圣祐便兀自点了单,“不要喝别的我攒钱。”

店员确认了下点单,邕圣祐让她加了一个芒果沙冰一份蛋糕,正想掏出自己的钱结了帐,又被金在奐打断说,“不要了不要了,就请做两杯美式就可以了。”

“你不是喜欢吃甜的吗?没事我买给你。”邕圣祐试探性地问。

你又知道了。

“啊等下和你说。不过美式你也可以付钱。”

邕圣祐忍不住伸手想揉金在奐毛绒绒的脑袋,对方灵活地躲过他溜到窗边的沙发上坐下,一脸探究地等着他。

很可爱。他忍不住想。


金在奐坐在沙发上看着邕圣祐拿着两杯美式向自己走来的样子,心里的喜悦和期待里不由得生出一点点的忐忑。可能是邕圣祐看着他的眼神太过温柔和认真,和记忆里弹着跑调吉他天逗自己玩的奇怪叔叔成不太一样,和那个骗走自己三万块钱把自己从通向釜山大海的自由道路上拎回家,在自己家门口又温柔又难过地看着自己的那个骗子哥哥也不一样。


他有太多事情想问邕圣祐了,也有很多事情想要和邕圣祐说。他用六年的时间听懂了玩偶熊说的话,看懂了仙人掌壳子上的“喜欢你”。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我感觉我们还是保持朋友关系比较好”之类的台词他想了好几种,还悄悄问姜丹尼尔这种拒绝告白的话怎样说比较帅。大型犬一样的朋友的眼睛在听到“告白”的时候蹭得亮起来,不停地问是谁是谁,问着问着开始自问自答起来,“音乐社团的学妹吗?好像不是她明明说喜欢我的。路演上那位姐姐吗?看起来不太像是会喜欢在奐的类型,而且明明也给我送礼物了…高三的学姐吗?明明也喜欢我啊!”

金在奐被好友的魅力光环闪得想要掉眼泪,忍不住一边打断一边解释,“你不认识…!我小时候的朋友啦。”

“个子跟高,长得很——呃,漂亮。”金在奐忍不住对姜丹尼尔炫耀起来。

明明是小学生的憧憬,却在青少年光怪陆离的脑补和心理活动里变成了另一种感觉。


可就算他上数学时脑补了再多的场景,被邕圣祐本人认真地看着的时候,各种抖机灵和口花花就没意气到溜得见不着影子。对面对待自己的沉默看上去十分游刃有余,撑着脸安静地喝着咖啡,好像也没有主动开口的打算。


他总觉得可能邕圣祐对现在这个16岁的自己显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金在奐不安地低头喝着咖啡,时不时地抬头瞟一眼邕圣祐的反应。


拜托你先开口说话吧。

六年,或者说十年,真的太久了,久到曾经的记忆都变成琐碎的片段,变成一点点惦记和念想,可这些念想足以拼出一个生动的影子,却很难拼凑那句能帮助他跳过这六年空白的一句话。他无论多少次再看那个说着下次见面的纸条,看着那颗干枯了好几次却一直坚持着没有死掉的仙人掌开花了又谢,也没有等到邕圣祐再次出现在自己曾经见过他的任何一个角落。在这一天之前的六年里,邕圣祐从来都没有回应过他的任何期待。这一次也一定是要狡猾地等他先开口,邕圣祐真是太讨厌了。

金在奐想。


邕圣祐看出了他的纠结,犹豫了一会开口,“……其实我没有想到今天就会碰到你。”

邕圣祐说。

“而且其实我虽然知道我在更久之前,不你在更久之前已经见过我。但是我实在是也不知道我们相处了多久,相处的时候发生过什么。” 

在说什么啊青年痴呆的混蛋。

“所以我一直想等你开口套点话。”

是啊我就知道。

“但是好像对你来说也很难。”

对哦……手表。


金在奐在邕圣祐开口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脑电波也跟着和邕圣祐的话错开着频段,在邕圣祐整理自己发言的时短暂停顿间才忽然想起那块表。他拉过邕圣祐的手。那个手表比自己印象里新一点,时针停留在1上,果然是在他们两个曾经的相遇之前。


于是此刻的场景对于金在奐来说几乎等同于自己亲密地拉着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男人的手,对于未成年来说这还是太…他简直想甩开邕圣祐的手大叫一声“对不起我认错人了”然后拔腿就跑,然而邕圣祐看着他的眼神像是期待着他说什么,让他不得不就着这个抓着手的动作说出自己的台词,好让对话继续下去。


他伸手指着邕圣祐的手表——时针和分针看上去没有在动,那他一定会在这里停留很久。


“两点的时候,我们大概相处了…快一年?”你住在我们家楼上的屋塔房里,每天都在弹奇怪的吉他。明明拍了我很多张照片,却一次都不给我看。明明我和你比较亲,你却总是和佑镇一起欺负我。明明是很小的时候的记忆,却为什么一直会想着你。


“还有六点。”我们只一起坐了一个小时出租车,你了欠我三万块钱,我却什么话都没来得及和你讲。


“所以看来这位陌生的先生,我们是在我的过去,和你的未来相遇了。”氛围尴尬,但台词有点帅。没想到自己从一个哭包小屁孩和提前叛逆的小学生长成了一个内心戏颇多的十六岁青春期少年,邕圣祐却从那个熟悉自己的自己熟悉的人变成了一个完全的陌生人。


“对你来说是不是就像好不容易见到念念不忘的青梅竹马梦中小情人对方不仅失了意还傍了大款一样刺激。”顶着一张俳优脸不喘气地冒着搞笑节目里刻薄的风凉话的性子却一点也没变。


“呀!说什么呢!”金在奐从呼之欲出的忧郁里被硬生生地拉回现实,一时连敬语都忘记说——小时候完全没有敬语的概念,对邕圣祐总是呀来呀去。


邕圣祐其实开口之前在自己也很尴尬,他见到比自己所认识的金在奐更年少的样子是第一次。面前的金在奐似乎和自己熟知的金在奐完全是两个个性——虽然他们之间能大概推测出各中变化的轨迹——不过他们被自己欺负之后的样子却不管是在什么年龄都一模一样。趴在桌上懒散地抬头看着自己的样子也是。

金在奐,不管是什么时候都很可爱。他情不自禁地想。


“所以,我第一次见到的你不是第一次见到我的你,所以我其实是第一次见到现在的你。你第一次见到的我,就现在的我,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你的我,这种关系是吧。”金在奐趴在桌上总结着两人的关系,“但是我们对彼此都有一定的认识,严格的来说也不能算是陌生人。”

而那些存满玩具熊肚子的柔软情话,也是对着未来某个时间的自己说的吧。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有些泄气——邕圣祐为什么能用一个讲英语的毛绒玩具,就让自己在他们两个完全正式的相遇之前就已经毫无拒绝的余地呢。


“姑且是这样的。”邕圣祐皱着眉,一脸严肃的地点点头。金在奐看着他的做作的表情,就知道他下一句又没有打算好好说话,但还是想见识一下邕圣祐接下来想要说什么。

“所以虽然时间有限我们来一起以实现什么特定目标为目的而好好努力相处吧。”邕圣祐装作沉思了一会,接着用决心满满的中气十足的说出这么一句话。

“像那种限定时段出道一定要拿到新人奖和音乐节目的男子团体一样吗?”金在奐虽然知道邕圣祐满嘴跑火车,但是还是忍不住配合他。


“不不不,是像相亲一样。”邕圣祐严肃地说。


评论(11)
热度(61)

© あおわ | Powered by LOFTER